评论

《数码宝贝:绝境求生》评测:一次纠结的跨界尝试

原标题:《数码宝贝:绝境求生》评测:一次纠结的跨界尝试

《数码宝贝:绝境求生》评测:一次纠结的跨界尝试

当曾经的《数码宝贝大冒险》被点缀上成人要素

如果算上1997年发售的初代液晶电子宠物玩具,“数码怪兽”或者说“数码宝贝”这个品牌,已经突入了第二十五个年头。虽然动画与玩具一直出个不停,但就和不少长寿IP一样,在经过时代更替与自身的大量迭代之后,“数码宝贝”的主要用户早就从街头抓着暴龙机对战的孩子们,变成了被生活追着跑的成年人。

作为发展战略变更的一环,近年来的“数码宝贝”企划在猛打初代怀旧牌的同时,还总不忘塞入一些受众跨度更大的新元素。比如最新的TV动画“幽灵游戏”的“都市传说”与“怪谈”主题;比如“Tri”与“LAST EVOLUTION”中夹在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纠结;再比如,上个月底发售的游戏《数码宝贝:绝境求生》中,关于“求生”的成人化描写。

《数码宝贝:绝境求生》

说起“数码宝贝”的游戏,大部分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大都是最早发售于DS平台的“数码宝贝物语”系列,丰富的数码宝贝捕捉与培育系统、王道的RPG战斗系统,以及富含深度的传奇故事,让这个系列在动画和玩具之外,为“数码宝贝”培养了一批独特的粉丝基础。不过,需要事先声明的是,虽然《数码宝贝:绝境求生》也以描绘人类与数码宝贝的互动为核心,但游戏类型却与前者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简单来说,《数码宝贝:绝境求生》是一款以数码宝贝为主题的“视觉小说”类游戏。本作讲述了参与露营的八名青少年因为一次意外,不小心误闯了与现实世界极其相似的“兽神”世界,并在远离文明社会的危险环境中艰苦求生的故事。游戏原本预计于2019年发售,但却因为各种原因历经了三次延期,这无疑让人对它的游戏质量产生了担忧。

不同学校、不同学年的设定,实际上是团队内部矛盾形成的基础

说实话,直到游戏正式发售为止,我都很难想象“视觉小说”化的数码宝贝游戏是个怎样的东西——毕竟在我的印象中,“数码宝贝=怪兽培养RPG”的等式早已成立。但在实际看到游戏内容之后,本作的效果却比我想象的要好上不少。

与大部分同类游戏一样,《数码宝贝:绝境求生》的游戏表现方式依旧以各个角色间的对话与文字显示为主,玩家需要通过男主角“百束拓真”的视角,与同伴们交流以推动故事。之所以说它的效果比我想象中要好,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本作的精致的镜头与场景演出。

为了加强游戏的临场感,本作在出场人物与场景的表现力上都下了不少功夫。游戏中的角色们,皆以一种类似于“Live2D”的形式登场,说话时角色嘴部的张合,根据情绪变化与肢体动作产生的身体摆动,配合3D场景下的镜头切换模式,除了带来比传统文字冒险游戏更加立体的直觉效果外,也对故事中的氛围塑造,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有意思的是,别说系列传统的“暴龙机”了,本作中甚至都没有“数码宝贝”的概念存在

虽然同样是误闯异世界,但和过去的《数码宝贝》故事相比,《数码宝贝:绝境求生》的故事有一个极其王道的开场与故事大纲,但内容却被描写得更加原始与成人化。在本作的故事中,并没有所谓“数码宝贝”的概念存在,主角们虽然有着自己的搭档,却并非“被选中的孩子”。在故事前半段里,制作组用类似于“废弃神社”“古老传说”“隧道中的注连绳”等日本传统民俗怪谈要素,塑造了一个充满迷雾的危机世界,接连袭向一行人的神秘怪物、不合时宜绽开的彼岸花,都在反复向玩家预示了危机的到来。

而随着故事的发展,这种预感也逐渐变为现实。

以拓真视角进行的探索,是推进剧情进行的必要组成部分之一

正如标题中所写的那样,“求生”是本作最重要的主题。随着故事的推进,越来越多的危险出现在主人公们的面前,除了要面对迷雾中的诡异现象、危险怪物的袭击等外界因素以外,他们还需要尽量避免内部矛盾与心理状态的恶化。

不过,对一群刚刚认识不久的初高中生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游戏中,包括主角拓真在内的八名青少年在性格上有着极大的差异。虽然乍一看上去,他们就像是设定更加贴近现实版本的《数码宝贝大冒险》初代主角团,但说实话,比起动画中那群拯救世界的小学生,《数码宝贝:绝境求生》中的八名主角并不能称得上讨喜。为了凸显人类在恶劣环境下的脆弱,这支团队从一开始便不停地发生着摩擦,每个角色所怀抱的心理问题,也成了死亡FLAG最直白的树立方式。

即使是在整个“数码宝贝”历史中,《数码宝贝:绝境求生》的成人化程度都是首屈一指的——因为,它实打实描绘了大量关于“青少年死亡”与“暴力实施”的场面,故事中甚至不乏像是“怪物将人类殴打致死”“人类向弱小怪物单方面施暴”“在精神崩溃后被怪物吞噬”之类与过去目标用户层完全相悖的场面出现。

但也和大部分同类游戏一样,《数码宝贝:绝境求生》的故事路线会根据主人公拓真的言行,也就是玩家的选择,而发生改变。但比较特殊的是,在游戏中,拓真拥有一个名为“业”的特殊属性,在面对意见或情景产生分歧时,故事便会抛出三个分支供玩家选择。这三个分支,分别代表了拓真性格的“道义”“激情”与“调和”倾向,在游戏的第一周目里,这三项属性的占比最终会决定完全不同的路线与结局,在故事关键分叉点到来之前,玩家将有大量的机会对拓真的属性进行修正。

另一方面,通过对话提升的角色亲密度,则是进入真结局的关键要素

同时,“业”的倾向也是故事中,拓真的搭档“亚古兽”进化路线的关键。虽然,本作依然为主角的搭档怪兽们提供了网状的进化路线,但它们的进化路线却深深受到玩家选择的影响,“道义”“激情”与“调和”分别会让亚古兽向着“疫苗种”“病毒种”与“数据种”的方向进化。

在我的第一周目游戏中,就因为“调和”值偏高,让亚古兽进化为了数据种的巨龙兽

而既然作为一款《数码宝贝》IP下的游戏,数码宝贝的战斗和育成自然是本作不可缺少的要素之一。因此,本作在故事进行的同时,也没有忘记见缝插针式地加入简单的战斗玩法。

《数码宝贝:绝境求生》的战斗采用了最基础的SRPG系统,玩家需要在棋盘式的地图上配置相应数量的战斗单位,并按照各个单位的基础属性进行行动。

其实……你要说它的战斗无聊吧,倒也不至于。虽然说不上精致,至少经典的SRPG玩法该有的东西,无论是单位间的属性克制,还是地形和站位产生的战术优势,《数码宝贝:绝境求生》基本都不缺。而为了体现《数码宝贝大冒险》中搭档怪兽们的特殊性,它甚至还附带了一个消费SP在战斗中临时进化的特殊机制——看起来,玩家似乎还有了更多控制战局的手段。

但在实际玩起来之后,这套战斗系统浓烈的“附属品”味道,却怎么都无法抹去。好像它的存在,完全就是为了服务粉丝们那点微不足道的情怀。

以本作中的怪兽培养玩法为例,在游戏中,玩家还可以通过战斗中交谈的方式,说服野生的怪兽们加入队伍。和通过剧情进化的搭档怪兽不同,这种途径下加入队伍的怪兽,可以按照玩家的意志进化,但强度却比搭档怪兽们弱了太多,这让说服怪兽加入的收益完全不成正比。同时,每个怪兽从头到尾只能拥有一个技能的奇怪机制(比如,战斗暴龙兽只会盖亚能量炮),也让单位培养所产生的正面反馈,低下到了极点。

说服怪兽的过程非常像是一个累赘版的“恶魔对话”,就算问题全答对了也只是“有几率”加入

但重要的是,就像我们开头说的那样,《数码宝贝:绝境求生》并不是一款以“收集”或“战斗”为主要玩点的作品。就算你凭着情怀与毅力克服充满负面反馈的培育过程,也很难从填补图鉴中获得满足感,因为游戏中登场的怪兽数量仍然十分有限,就算排除了无法战斗的幼年期之外,本作也一共只有113只怪兽登场,并且进化链也受到了早期《数码宝贝大冒险》设计的影响,比如维京兽的缺席,就让初代主角组中哥玛兽的究极体变回了早期设定中的海天使兽与蛇颈龙兽,而一直以来在玩家心目中人气极高的“皇家骑士团”,在本作中也几乎可以算作是全员缺席(除了初代中最强战力的奥米加兽与特典的红莲骑士兽外)。

既然战斗与收集只是本作的附加要素,那么我们也只好把视线重新拉回到《数码宝贝:绝境求生》的故事上。实际上,小到八个孩子与搭档怪兽的设定、进入异世界的方式、熟悉的敌人和盟友,大到类似于法尔岛的地形与设施,甚至是剧本的结构,本作的故事显然在有意地致敬着初代的《数码宝贝大冒险》——只是,比起那场属于小学生们的纯粹大冒险,《数码宝贝:绝境求生》却杂糅进了更多只有成年人才能体会的矛盾与困苦。

说实话,如果单从本作的剧本完成度来看,你会发现即使在排除了那些卖情怀式的安排后,它依然有着完整且合理的起承转合,伏笔的设置与回收方式虽然算不上高明,也基本处理得合情合理,几条路线中都不乏充满冲击力的展开——虽然,这并不代表本作就给我带来了优质的游戏体验。

就像上文中提过的那样,大量的选择肢与“业”的设定注定了本作拥有多条路线、多结局的游戏结构。而在第一周目中注定无法实现的全员存活、进化路线全收集,需要通过反复游玩才能达成。但就是这样一款以多周目为前提的文字游戏,却完全没有在操作与系统机制上,考虑到玩家的直接感受。

其中最突出,也是对玩家影响最大的问题,就是我刚刚提到的剧情分支设计。本作虽然在剧情关键塞入了大量的选择肢,但实际操纵剧情走向的,却是玩家“业”值的总和——也就是说,无论玩家在关键时间点上做出了怎样的选择,都不会改变当前游戏中的文本现实,这让剧本不停地出现轻度的逻辑混乱;同时,大量选择肢的存在,也导致故事的整体节奏显得拖沓不已。而更进一步拖累玩家游戏体验的,是《数码宝贝:绝境求生》多周目之后的系统设计——实际上,除了怪兽与道具的继承之外,本作并没有为玩家准备跳过重复内容的选项,如果玩家以四条路线全通为目标,那么也就意味着同样的选择肢需要看四遍,同样的战斗和探索环节也要进行四次,大量的垃圾时间就此产生。

讽刺的是,其实你选哪个都没差

此外,就像动画中一样,本作中的搭档怪兽们,也总能在最危急的关头迸发出进化的力量。这本该象征了人类与搭档怪兽间羁绊的升级,但在关键的进化型选择这件事上,制作组的品味只能用“遗憾”来形容。

试想一下,团队中唯二的两名美少女角色的怪兽搭档在面对危机时,拉布拉兽进化成了挂着舌头的杜宾兽,花拉兽则进化成了哪儿哪儿都别扭的鼻屎兽(花拉兽的最常见进化路线是奇鸟兽),虽然也不至于对游戏内容造成什么实质上的影响,却也实现了快速将玩家从故事中抽离出的神奇效果,让人对剧本的用意困惑到了极点。

必杀技是“大便投掷”……

这些问题的源头,十有八九在于制作组对于文字冒险游戏的误判,作为一部连续延期三轮的游戏来说,《数码宝贝:绝境求生》的系统着实粗糙过头了。但即使如此,它在剧本与氛围上的表现,还是超出了我最初的想象。

在脱离了童话式的故事描写后,《数码宝贝:绝境求生》给了当年跟随八神太一参与冒险的“孩子们”一个更加黑暗,但也更加尖锐的故事切入口。如果你还怀有对于初代故事的一些念想,并且不反感文字冒险这一游戏类型的话,试试这部成人版的《数码宝贝大冒险》,或许也不是一件坏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上海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